深圳热线-世界的深圳,我们的热线.

以淘小铺、芬香、拼多多为例,深度解析社交电商掘金之路(上

社交电商已经持续发展多年,平时在朋友圈也能看到大量带货的团队长,特别是在此次疫情期间,呈明显的爆发趋势。

2020年1月15日,阿里巴巴正式入场社交电商,这极大地引起了我的注意,因为互联网上有一句名言:BAT入场,寸草不生。

之后我查阅了大量的资料,却没有找到任何一篇完整解析社交电商的文章。各种信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毫无逻辑。因此在这个节点,资源,我做了一个深度的梳理并分享出来,希望能对你有所价值。

全文目录

本次重点讲述前面2个问题。

一、什么是社交电商? 1. 基本模式

简单理解,社交电商就是在社交网络中促成的电商交易。与传统的电商不同点在于,社交电商下的用户既是购买者,也是分享者。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来看看社交电商的三种基本模式

1.1.1 拼团模式

电商平台牺牲一定的利润,以2人以上拼团享更低价的方式进行,引导用户进行自发的传播,比如拼多多和苏宁拼购。

1.1.2 分销模式

这种的细分玩法其实很丰富,总体上看就是以优惠券或特定渠道链接为载体,分层级设置一定的分销佣金比例,将部分利润空间让给用户,比如云集、环球捕手、好省。

需要注意的是,分销本身又能分成两条路线:一条是“社群代理+多级分佣”,团长分享商品,团长的上家也有分润;另一种是“淘客”,通过特定的渠道拿到商家的优惠券,分享出去赚取佣金。

1.1.3 内容模式

这种模式主要是通过图文、短视频、直播等方式带货,比如抖音、快手、小红书。

观察这三种模式,总体上能得出以下结论:

1)从组织形式上看:社交电商主要分为两种

靠自发传播,行为分散,想要便宜的时候就邀请朋友拼团、砍价,有利可图就分享出去,对平台来说好处是节约运营成本,但是这也意味着很难集中力量开展特定行动;

代理模式,层层相连,好处是有组织有纪律,但缺点是多级分佣导致每个层级利润都相对较少。

2)从效率方面来看

在传统电商平台中,商家通常要通过在平台购买广告位、推荐位、刷权重来实现商品的传达,成本高、覆盖人群有限;而社交电商可以实现大量推手个性化推荐。

因此与传统电商相比,社交电商实现了低成本的末端精准推送。

2. 市场分布和发展趋势

了解完基本模式,自然得看看各种模式下的实际市场表现。考虑到供应链一致,因此数据就放一起了,着重关注GMV(成交总额),忽略成交形式。

我在网上查找了一些主流电商平台的年报或者行业调研报告的公开信息,了解各自2019年的GMV,统计结果如下:

3. 头部平台

我们先来看头部平台。和平时的感受相符,前三甲为阿里、京东、拼多多,占据了整个电商的绝大部分份额:

阿里的体量最大,远超其它平台,占整个电商份额的60%以上;京东第二,不到阿里的1/3;拼多多后来居上,达到了万亿级别;其它平台体量都相对比较小——从这点看,阿里依然为电商一哥。

但是结合另一份信息看,结论就没这么乐观了。根据浙江发布的《2019社交电商白皮书》,2020社交电商的年交易规模将达到3万亿,相当于现在阿里电商体量的一半。

可是这3万亿的份额,有多少和阿里有直接的关系?事实上京东投资了社交电商平台芬香;拼多多本身就是走的社交电商的路子,反观阿里还是个游荡的路人甲——这个问题就有点大了。

或许社交电商因为自身的特点,能满足买家计划之外的购物需求,一定程度上会带来增量市场,可必然无法避免蚕食阿里的电商份额。以现在的数据变化趋势,也不是动奶酪的小问题,而是带着镰刀砍大动脉了。

阿里会趴着等你来砍吗?

显然不可能,它什么时候在电商领域吃过亏,况且就目前的体量数据来看,阿里依然是满足国民购物刚需的首选。

当然,如果你对淘客有所了解,就知道阿里并没有完全与社交电商脱节,还是保持着关注。

好省这样的导购app就属于阿里的合作伙伴,只是好省的模式更偏向传统的淘宝客,还是非独家的聚合平台,对于阿里来说维持现状在微信中抢流量还可以,但无法满足未来发展的需要。

新的模式是阿里如今最需要的,所以阿里在2020年1月15日,也推出了自己的社交电商平台淘小铺。关于淘客的更多问题,后文会说到。

4. 中小平台

看完了头部平台,接下来看其余的中小平台。我总结了一下,大致分成两类:自有供应链的平台和第三方平台。

1.4.1 自有供应链

自有供应链的小平台,前期以高额的奖励机制和爆款商品来进行快速裂变,实现规模化,通常以团长为节点。